地天泰集團微信二維碼

掃描二維碼,關注地天泰集團

地天泰集團
“玩”生活,有滋味
信息來源:信息中心 更新時間:2020-05-13 收藏此頁

宋人朱熹有詩曰:「我種南窗竹,戢戢已抽萌。坐獲幽林賞,端居無俗情」。室外竹木交映,居內百器清雅,時有寒風敲窗,偶聞林鳥低聆,茶煙輕揚之時,塵俗皆散。

今世人雖備百物,卻堆陳無章,便落市井之俗;雖有廣廈,而心存濁慮,便生窘迫之相。人若能以素心清居,縱然身處斗室,亦無俗情。

清居,是生活最好的狀態,它能讓人暫時得享身心的安寧,遠遁世俗的聲色犬馬。古人有句詩說得特別好:「因過竹院逢僧話,偷得浮生半日閑」。

一桌一椅一卷書,一燈一人一茶杯,沉思靜悟、安頓心靈之所在。故歷代文人雅士多對雅室之好,心向往之,如是觀矣。

身閑意定,先止后觀,得半日之閑,養清居之心,生命不只是旅途中的追逐,還應該有生活中的安養,它讓我們摒棄世外的喧囂,與室中百器為友,「耳得之而為聲,目遇之而成色」,誠可得清閑之雅、清曠之致、清骨之興。

林語堂先生把中國的哲學稱為閑適哲學。在文士眼中,我們的山川草木、琴棋書畫、茶酒香花,都是閑暇的產物。酒酬知己,茶酬知音。小筑之間,一壺佳茗,成了賓朋之間最好的媒介。

中國人喝茶講究境、器、水、茶、友之間的契合與韻致。明窗凈幾,器陳精良,有此境,有此器,有此茶,有此水,正應了唐朝詩人李濤的一句詩:「水聲常在耳,山色不離門」。世間萬般清雅,皆在一碗茶煙之中。

古人對清曠韻致的追求,全在室廬的營造之中。在李漁看來須「門庭雅潔,室廬清靚,亭臺具曠士之懷,齋閣有幽人之致」,室中諸般器物,皆是主人心性的體現。中國文人的審美從繪畫與書法之中,遷移到園林、居室、器用、造物之上,從而形成了對生活中品茗、飲酒、收藏、品鑒的至高標準,這也構成了文人審美的極致規范。

明人陸紹珩有謂:「吾齋之中,不尚虛禮,凡入此齋,均為知己」。室中布陳種種,當以心性舒適為旨歸,為自己營造一番「神骨俱清」之境。清茶好酒,以適幽趣,心骨澄澈,以慰塵世。

常說:善琴者通達從容,善棋者籌謀睿智,善書者至情至性,善畫者至善至美,善詩者韻至心聲,善酒者情逢知己,善花者品性怡然,善茶者幽遠淡定。

人們對居室的審美,應是一種積極的情感愉悅,以樸雅清曠為上,以繁贅冗沉為下。古人所謂「寧古無時,寧樸無巧,寧儉無俗」,若能踐行古人之言,便可得清曠之致,在清凈中遠離浮華,在平淡中超脫塵俗。

一間雅室,隨赴年華,

閑情怡居,以心造境。

在線咨詢
1443205589

聯系電話:

400-638-8328

麦久彩票官网_欢迎您